#aph#洪流之岸01#

●国设
●第一章,主米耀
●会慢慢修改的文

“怎么,你什么时候离开了推特就再也说不出一句有用的话了?不明真伪就赶着去公之于众?接下来大概是要威胁我吧,可关于我的筹码你手上握着那么多……何必偏偏纠缠着这一点不放?”
他走近那个美国人,轻轻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像游蛇一般伸手进去,感受着剧烈心跳的撞击和灼热的温度,丝毫不在意枪械硬邦邦的轮廓。 
“以前你来见我可是不带这玩意儿,”王耀把那把漂亮的小手枪迅速抽了出来用力向后方一抛,片刻后传来了稀里哗啦的碎裂声。
“呵呵,你我明明都是怪物,用人类普通的武器有什么用?”
“你砸碎了什么东西?”王耀冷静过头的表情阿尔弗雷德感到紧张。
“现代仿制工艺品罢了……不足为奇,赔他们就是。”
“Yao……我不是想惹你生气。”阿尔想去抓那个人的肩膀,更加矮小的男人灵活地挣脱了,但两个人的手却紧紧绞在一起就像在跳一支别扭的双人舞。
“难道在我之前从来没有人问过你这件事?还是其实大家都知道就我一个人盖被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我的那副画……你们难道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一些端倪?”
“弗朗西斯念念不忘的贞德…那个美国女孩,莫妮卡不知所踪的哥哥,你对罗马……的感情给你带来的那些困惑,一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独自完成的画…我能感觉到他们都是有关联的……今天活着的那个布拉金斯基守口如瓶的东西与你想隐瞒的是同样的秘密吧?”
他们继续纠缠着,在一个无人的散会后的夜晚,清冷偌大灯火通明的厅堂角落。
“抱歉…如果你是用这种烦人粗鲁的方式‘邀请’我在这种地方过夜的话未免太……”
“正如你所说,像人类一样放肆追逐欲望确实不齿。”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中国人的手腕,但是撑开双臂把他锁在自己与墙壁之间,“这次我虽然很想…但不会给你机会嘲讽我不知廉耻的……Yao,我……我是真的想知道你的秘密,那也是关于我……有关于我们这种人的秘密。”
“我试探过了,布拉金斯基或许不是有意隐瞒我……他也是不知所以的一方。这就是为什么他最初的几年没有见任何人,包括你,人类掩盖了那一切……”
“所以醒来后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呢……你又遭遇过什么呢?”
距离太近,两人任何的一举一动任何的表情都被对方的感官无限放大着。先前冷若冰霜的骄傲的小黑猫渐渐偃旗息鼓,他倔强地侧着脸,耳根愈发鲜红。
“你早就知道了……还来问我作甚?”王耀转过来仰视着年轻的国家,眼里泛着泪花。
“我猜对了……你和那个人渣有什么区别……他毫无保留地向你透露过一切,还带着炫耀的语气吧?就像当年糟蹋我家的那些人命、那些珍宝、那些宫殿一样!”

“不知廉耻!”他突然悲伤地大叫出来,空旷的空间里仿佛回荡着回想。“为什么你这么想得到我的确认?为什么要逼我想起来?我能改变什么吗?自己家的人也好……外人也好…为什么都要来逼我!”
“不!”阿尔慌了,把颤抖着的王耀搂紧在怀里,“虽然我没有资格为那个人开脱……但我今天会在这里真的和亚瑟无关…不是他透露给我的……请相信我!”
“耀……我想解开自己的心结,也想帮你走出阴影,这是真心话……”
“我……我知道有很多人对你…当然、也有很多人这样对我说过……”
“I……”
“停!”忽然嘴被捂住,那么简短、那么重要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我懂了……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那孩子确实很尊敬你呢,美国先生……虽然是自家的人,但我越来越不了解他……”

“关于自己犯下的罪恶的秘密……如果我是你,就永远不会去回顾,如果你执意……”
东方人拧过美利坚的领带,凑近耳边轻声说道。
痒痒的。
“来,带我去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
“可是这里本来就只有我们两个。”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只要你不再骂我‘不知廉耻’……”
“…我不需要控诉,有些东西控诉也没有用。”

控诉

我深深记得王耀最后这句话,后来我们在混沌与欲念间沉浮的时光却不那么清晰,王耀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壮胆,可我却大意了,没有办法总保持清醒——虽然我才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一方。作为倾听者也是参与者,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坦诚面对自己的身份与存在的真正意义。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要往哪里去?
要人类把这三个问题琢磨透是件难事,但我们不同,让我困惑的只是中间的那个问题。毕竟全天下有那么多智慧的头脑不遗余力地为我定义、为我规划未来,关于未来……我能做的主要是等待罢了,等待转机、等待风暴、等待奇迹、等待蜕变。
国家的成长是充满传奇的故事,人类会用金笔记录下那些辉煌,留以歌唱,也会记录下那些苦殇,留以示人,但是更多的用处是来鞭挞前朝,然后再向前看,期待着他们用尽生命也企及不了的未来。

每一个国家都出生于苦难,也消亡于苦难。
生活于这之间的幸运儿本来应该抓紧时间快活才对……
但因为一些问题——比如我先天强盛过头的好奇之心与执着勇敢的品质,以及对王耀的那份莫名执着感情——我无法释怀,想要弄明白答案,我知道我也是会死亡的。希望在那之前我能触碰到更多更多的真相。
我冒险想撬开的第一颗蚌就是王耀。

并如料想的一样,我没有收获纯白美好的珍珠。

tbc

拿手机打字爽了就没想那么多了,想写的东西,用了曾经弃了的标题,但是从没写过的东西。

评论(4)
热度(37)

© 夏小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