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朝耀#当时已惘然10#

 Love, Pain and Delusion    目录

by dreamyloner(ao3) 

 召唤作者大大  @桜の夢 ! 

Attention:授权翻译,r18,涉非自愿性行为、生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元素

 国家设定,涉史(非鸦战)但请当作为架空文,人物关系有私设,接受不了请点右上角

全文Cp主朝耀,另有葡耀、丝路和极东


菊黑化预警————希望大家的多发表对文章情节的评论诺~



————————————————


他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是那么清晰,简直像真正发生过。

 

但是想要弄明白梦境暗示却是困难的事。

 

所以他把很多说不出口的话也锁在了心底。

 

当王耀醒来时,他躺在庞大的王室龙床上,在这里他曾和另一个男人共度了一整年。他无法解释得了自己灵魂深处的颓败之感,明明应该喜极而泣不是么?那个英国人已经走了,一切都将回归平静。

 

然而,幸福并没有降临。

 

相反,他只拥有空虚,空掉的床就像他空空如也的心。

 

亚瑟的帽子被落在这里,连同一条美丽的挂坠。

 

王耀掀开羽绒被慢慢的朝桌子走过去,穿堂风吹过,光着的身体微微发抖。他捧起起那块小饰品,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金色盒子,盒子里面刻着一个签名——

 

亚瑟·柯克兰

 

他会铭记这个名字很久很久。

 

王耀把一件长袍披在身上,头发就散在肩上,这时他听到有人在敲门。

 

“进来。”

 

门开了,但菊并没有进入。

 

“他走了?”日本男孩问,他努力把喜悦掩饰在了庄重淡漠的表情之下。

 

“应该吧。”耀喃喃地说,却松不开眉头。他本应该微笑,蹂躏自己压迫自己的人终于离开了,平静的生活又回来了。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他还是无法微笑,内心就如被挖去了一块。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不过。

 

上一次体会到这样的痛苦是在什么时候?

 

哦,是啊......这是......是在他离开的时候。

 

爱人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听过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明白移情别恋并不是光彩之事,但是他们之间本来就就没有过承诺、道义和契约。

 

决绝与同情之心也是没有意义的。

 

感知,心绪和情感依旧会削弱他们作为国家的身心。

 

“哥哥?”

 

突然间眼泪决堤,他推开了压抑着激动心情的弟弟冲出了房间。王耀跑得很快,尽管他赤着脚,他飞快地穿过花园、横廊还有宫殿,他流着泪在内心一遍一遍诅咒着厌恶着如此不正常的自己。他无法想象,让所有这一切涌入他的脑海、充满他的心脏、征服他的心智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把他逼入绝望困境的英国人。他让自己对他产生了依恋,现但是现在又无情地弃自己而去,就像折腾一个垃圾。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他不会让自己失去感知这一切的心。

 

“混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王耀呜咽着,他光着的脚已经被刮出了好多细小的口子,那艘宏大船已经启程了,船头上站着的正是那个让自己爱之深恨之切的人。

 

亚瑟诧异,他想不到王耀竟然来为自己送行。

 

“耀、耀?”他气喘吁吁地轻唤,俯视着的那个披散着长发的身影是那么狼狈。

 

他在说着什么,可听不见,但还是用朦胧的泪眼盯着衣衫不整的爱人。

 

船只渐行渐远,王耀的身影越变越小直至再也看不清,海盗多么想就此越过栏杆跳进水里游回岸边紧紧抱住无法舍弃的人。

 

但他不能。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彼此的距离无限延伸,最终回到相遇以前。

 

王耀摊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该死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他打开了那只匣子,把闪着光泽的戒指套在了手指上,像亚瑟以前做过的那样——不是作为国家,而是作为人类。

 

他说过要和他相亲相守,直到永恒。

 

亚瑟只强迫王耀收下这只戒指,并没有要求或者留下更多,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矛盾的人,即使对待心爱之人也不懂多几分温柔。

 

同时他也是敏感的,只能用海盗的方式争取认同与肯定,王耀对这个弱点已经了然于胸,他对这个男人封闭自己的真情便是最具有伤害力的反击与伤害。

 

“你怎么敢对我说爱...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不会这样对待他、你不会折磨他然后离开他!你爱他就应该珍惜他守护他永远和他在一起!”王耀兀自哭喊,涕泪泗流,“亚瑟柯克兰!你这个骗子!我永远都不要原谅你!这就是为什么我恨你们这群洋人!只知道撒谎的骗子!”

 

罗穆卢斯说他会回来。

 

亚瑟也说他会。

 

王耀再也不会幼稚地相信这些永远不会成真的誓言了,他已经心力交瘁伤痕累累。

 

“我恨你…….”耀抽泣着,蜷缩成一团,“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哥哥......”

 

王耀转过身子来抱住平静的弟弟。

 

“菊......他是个......骗子......我恨他......我恨他......”

 

“已经没事了,哥哥,他不会再回来了。我在这里,和你在一起。”日本男孩安抚着,吻上了兄长的额头。

 

“我心痛……但是我不该心痛不是吗?但它确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哥,你......喜欢他?”菊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我不......菊......我真的不知道......”

 

“不管怎样他总算走了,哥哥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洋人的真面目,所以不要相信他们!”男孩咕哝着,温柔地抬起哥哥的下巴用衣袖拭去他的眼泪,“够了......一切都结束了,你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他们永远伤害不了你了,这就是一场噩梦,哥哥,现在它结束了。”

 

“我害怕,菊...我不知道为什么..像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我好不安……就像被挖去了一块心脏.....这种心痛不亚于罗马离开我的时候......为什么他们都利用完我然后一走了之?难道我就是个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我......我是一个国家啊!我知道……我知道不论再过多少年,还是会为此而痛苦......一直折磨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我从来没做过挑衅的事……从来都只是想和你们在一起过平静日子只是想要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有错吗!?我哪里做错了?菊你说啊,我做错了什么!?“

 

“不..... 哥哥你没做错什么……但是我也告诉过你,如果我们自己不强大起来就永远无法反抗,这也是我坚持你不能纵容他们的原因,他们只会一再掠夺你更多,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你直到杀了你!强盗们擅长这些手段,他们毫不仁慈贪得无厌!你明白了吗!?”

 

“你……哥哥都快认不出你了…真的长大了呢菊…”耀喘着气蜷缩在弟弟怀里,“你的的声音、你的语气……都变了。”

 

“我早就长大了,距离我们第一次相遇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不是吗?我已经强大多了,能照顾好你和我自己。”他说着背起了怀里的人往回走。

 

“我明白……”耀默念着把脸埋在了男孩的肩膀。

 

“别担心,哥哥,如果西方人还敢来,我会把他们处理掉的。”

 

“呃......”王耀轻哼,然后陷入了昏睡。

 

年轻的国家背着自己的兄长回到房间把他放到床上。他拔过那些沾着汗水的凌乱发丝,俯下身体跨骑在昏厥过去的王耀的上方。

 

“你知道吗,nii-san,“他深情注视着身下的人说,”用他们的脏手碰过你的人都该死,我恨他们恨到想亲手杀了他们。”他嫌恶地诅咒着。

 

“你本来是属于我的,可是,你却让他们碰了你,你还为他们流泪,这都不可原谅,我不允许!你和柯克兰一样……都是伪君子……但是现在无所谓,不是吗?他走了,我们共同的敌人已经走了,你又是我的了……”

 

本田菊笑了起来,小心地在王耀身旁躺下。

 

“这张脸,这具身体,这个不朽的的灵魂,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是属于我的东西了,我亲爱的哥哥。”他带着胜利的微笑自言自语,“但是如果你再次向他们服软,我保证,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别指望我会那么温柔地来安慰你了,是你自己不好…自愿做一个婊子,也根本不需要我的怜悯与依靠,不是吗?我难道就只配得到他们玩坏的东西?”

 

男孩拉过羽绒被盖在两人身上,然后悄悄咬了一下兄长的唇。

 

”晚安,nii-san。”

 

xXx

 

王耀恢复意识时已经是黄昏,他打着哼哼撑起身子,而在身旁背对着自己和衣而趟的竟然是最大的兄弟。他欣慰地从背后搂住菊,他们俩几乎没有像这样亲密地同床共枕过,毕竟眼前的男孩过于早熟并且独立。

 

轻轻一笑,王耀抚摸上弟弟的脸,这个少年的身板已经成熟,现在他们之间的亲昵便是对他的成长的肯定,弟弟变化的速度惊人,通过长久的努力后,现在的日本欣欣向荣厚积薄发。

 

但是王耀也在欣慰与不安中摇摆着,虽然他仍愿意放任孩子们自由地发展,但是菊一直有着特殊的内敛与压抑的性格,现在纵使已经初长成人,要他彻底打开心扉还是困难重重。

 

他会爱他的兄弟姐妹,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缺点,所以王耀很少为此烦恼,即使他隐隐了解菊内心深处的那些炽热的秘密。

 

“哥哥?”菊睁开眼睛,木讷地看着兄长。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没有。”男孩摇了摇头,坐了起来,“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你,菊,我都知道……虽然你不爱说话,但总是最懂得照顾人的那个,谢谢你的关心…”耀笑了,“你是我在竹林里捡到的最珍贵的宝物,永远都是。”

 

王耀起身下床来到镜子边上,“我看起来像一个烂摊子。”他一边打理着蓬乱的头发一边嘟哝。

 

“在我眼里你这样很好。”菊轻声说。

 

“我得去看看勇洙和梅梅,已经一天没见着他们两个了。”王耀笑着把头发扎成了最普通的样式,“然后等我做了一桌好菜后就一起来吃团圆饭吧!”

 

他离开了房间,留下男孩独自沉默。

 

“不知道你是不是听到了我的那些话,”菊低声说,“但是如果你知道我对你的一切遐想后,就不会还对我说这些了吧。”

 

亚洲大家庭都喜欢围坐在大圆桌旁用餐,梅和勇洙也知道了亚瑟已经离开的消息,孩子们很开心,他们从来没有喜欢过那个英国来的海盗,是他抢走了王耀,让哥哥不能陪在他们身边。

 

菊自然是最愉悦的那个,积累多年的欢欣仿佛顷刻就要从内心喷薄而出。

 

但是王耀什么时候才会发觉呢?发觉到弟弟用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凝视着自己。

 

要不是兄长异常的坚持,兄弟这种称呼他都是不愿意说出口的。

 

并不只是想以兄弟的身份……

 

外人与王耀的亲近让本田菊愤怒,为什么不是自己呢,为什么被他当作爱侣看待的不能是自己呢。他明明是陪伴那个人时间最久的那一个,但是凭什么只能做他的兄弟?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可以在暗夜里纵情亲吻爱抚贯穿让那个人疯狂凌乱的人本来应该是我啊!

 

 

 

 

轰的一声!

 

是椅子倒下了,王耀干咳一声,筷子掉落在地上。

 

“大哥!“

 

“哥哥!

每个人都把目光聚集在看起来情况异常的兄长身上,他正不停地咳嗽颤栗着。

 

“这……这到底……”

 

男人踉跄着离开房间直奔花园,他抓过一只木桶然后痛苦地呕吐。

 

“哥哥!”弟妹们跟上来。

 

“出了什么事,哥哥?”梅哭哭着问。

 

“你被什么噎着了?”

 

“nii-san?”

 

“我......我没事......”王耀喘着气,放下水桶从容地说,“对不起,让你们看到我这般狼狈...我只是...我只是突然觉得恶心。”

 

“是生病了嗎, 哥哥?”

 

“也许吧......”他淡淡一笑,笨拙擦着嘴,“我会没事的......你们三个快回去继续吃饭。”

 

“大哥不跟我们一起?”

 

“我......我不,现在没胃口,我怕……”王耀又咳嗽起来,叹了口气,“奇怪,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除非有灾难或社会动荡为什么突然就……?”

 

困惑的他慢慢站起来,折腾后腿脚已经酸麻了。

 

“菊,你为什么不一起回去?”最年长的弟弟仍然定在原地。

 

“nii-san,我们来谈谈吧。”

 

tbc

下一章结局~


评论(15)
热度(105)
  1. 桜の夢夏小正 转载了此文字

© 夏小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