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朝耀#当时已惘然09#

原文:

 Love, Pain and Delusion    目录

by dreamyloner(ao3) 

 召唤作者大大  @桜の夢 ! 

Attention:授权翻译,r18,涉非自愿性行为、生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元素

 国家设定,涉史(非鸦战)但请当作为架空文,人物关系有私设,接受不了请点右上角

全文Cp主朝耀,另有葡耀、丝路和极东


今天我算了一下……译这一章大概6个多小时,不过原作创作要花更多时间吧,希望大家的多发表对文章情节的评论诺~



——————————————

 

Chapter 9

他曾热衷耀武扬威——

“不要放弃梦想。“


他曾经是个战争狂人——

“你应该统一东方世界。”


他曾经名传朝野独霸一方——

“而我将是西方的王。”


他曾经向另一个人透露过自己的野心与荣光——

“我们在一起,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他曾经遇到爱情——

“我们于此刻分别,但我归来之时,你就是我的新娘,中国。”


他在等待。


过去在等待、现在还在等待、未来仍将继续等待,等待那个他拒绝承认是最终悲剧的梦境,等待无法释怀的爱恋、等待难以忘却的旧人。


他可以去原谅那些让自己蒙冤受辱的俗人,但那些烙印永远都将被铭记。


“这已是第几个千年?”王耀仰望着星空细声对自己言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些陈旧关于爱恨的碎片仿佛被松散地拴在一根坚韧的细丝,岁月在他身上沉积也吹散了过往的记忆。


细丝不会断,他也将永久留存于人世间,一切宛如自己与谁初见。


“我看见的明星你是不是也曾所见?


我好想你……我等了你那么久……


我们之间的约定算什么呢?”


——王耀对着夜空打开手掌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可你还是不回来……我还是一无所有。”


“你还是没能称霸西方,我也没有君临东亚。”王耀淡淡一笑,“但现在我只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好,在我身边就好……”


要是能骗过自己就好了,让自己以为他们还能在这样的良辰美景明空皓月下重逢。


“你离开后的我啊现在也步入强弩之末的境地了……想不到吧,当年我们多么不可一世,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但其实王耀全都知晓,关于自己的一切异变,与西域断了联系后多年的自我封闭便是那症结。


“或许你也在嘲笑我?如果让你见到今天的王耀的话,不堪一击……就连一直跟随自己的弟弟都为兄长感到羞耻,我也不愿我也不想啊……可是、太累了你知道吗…太累。


你给过我力量、给过我希望…但是如今我还有什么理由要坚持下去呢?一直追求强大力量的你如今都销声匿迹,也违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留我在这苍凉人世历经沉浮,孑然一身……做着你我一起富强的千秋大梦……


如今你到底哪里呢?”


王耀躺倒在地板上,一头黑色秀发铺散开来就如丝毯。


暗夜如此静谧,直叫人心生寒意,每年的这个季节他常在欣赏樱花盛开的美景中熬过一整夜,同时这也是他最感伤的时候。


王耀曾为他起舞,那也是他们第一次表明心迹两情相悦。从此以后王耀便以此为乐常常在爱人面前翩然起舞。


身着银衫的他就像仙人精灵一般,罗马曾这样称赞。


太多的美好与温情,在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夜,久久不忘,历历在目。




突然间一双手臂圈住了自己,身体被拖向一个陌生的怀抱。


“你在这里做什么?外面凉。”亚瑟的气息喷进了自己的后劲,耀本能地身体一颤然后安静地把脸埋进海盗的胸口。


“在想一些过去的事情。”他合上眼诚实地说。


“让我猜猜,”亚瑟不禁琢磨起来,“活得太久感到厌倦?不朽的生命对于你如同地狱一样吧。”


“不一定。”王耀突然睁开眼动情地看着亚瑟,“当你也活了这岁数也感到麻木,见识的越多,感受到的触动反而会越来越少,然后……完全接受命运给你的一切安排。”


“过去的记忆总那么沉痛,大大小小的悲剧战乱,每一个都在脑子里都清清楚楚,一代代子民们发出的哭声哀嚎,我都还听得到。”


“我已经习惯了。”怀中人温柔地说,“我经历过的东西比你多得多,不管力量和野心是什么样,你在我眼里仍旧是个孩子。”


“噢是吗?你真的认为我只是个小男孩,在高贵渊博的你面前,一个愚蠢的小男孩?”亚瑟大声问,满是讽刺。


“请不要误会成侮辱……我只是实话实说,”王耀细声说,“我做过太多你想象不了的事,掠夺、贪婪、力量,我曾以此为生。我也说过,你们欧洲人并不是第一个航海远行的人,我早就见识过那些了,也明白了个道理:天下之大,还是自己的国家最富饶昌盛,这种情感无法被替代……所以突然出现侵犯我朝的敌人,这种无理我们无法容忍。”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全世界的做贡献,你会明白的,大家会一起改变,走向强盛。”


“改变……改变,我恨这个。”


“如果拒绝改变,你永远无法前进。”亚瑟的话一针见血,他忍不住把中国人搂得跟紧。


“我本来过得安稳清净,但是你们把这一切都打破了。“王耀皱紧了眉头。


“是这样又怎样?休想阻拦。“英国男人把东方人按在地上,唇吻落下在白皙的肌肤上游走啄吻。


”你就像个女人,特别是留长发的样子。“亚瑟轻笑,抚摸着及腰的青丝。


王耀没有出声,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红着脸别开视线,而是直勾勾地盯着亚瑟那双如同含有魔法的绿宝石眼睛。


突然另一个人的影子在心头闪过,罗穆卢斯的。


他感觉自己如坠深渊,又好像迷失在了梦境。



他迷路了。


他经常这样,自从被抛下以后。


从此以后,他便再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像个人类,只是一个国家,只是作为一个国家罢了。况且如果自己真同凡人一样脆弱,他早就和爱人一起离开,但王耀没有,他还守在这片土地上。


“我听说明天你会迎来一个盛大的节日?”问的同时,亚瑟的舌尖一路舔过东方人的脖颈。


“是的,”王耀的声音有些干涩,他再次闭上眼睛感受着这种宠溺的爱抚。


“欢迎我来吗?“


唇齿间稍稍的用力让王耀轻轻呻吟,衣袍从精致的肩膀上滑落,亚瑟吻上了他的胸口。


“随便你。”


”真冷淡,“更加用力的咬啮疼得中国人绷紧了身体微微发抖,”这就是你们礼仪之邦的待客之道?还是说你忘了你是我的什么了?看来我对你还是太宽容。“


“不……求你……“耀主动用手臂和双腿圈住那具精壮的身体,”其他的事随你喜欢……但是这个节日一年只有一次……“


“那我更要去了,万一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带回去呢。“


亚瑟带着笑意完全剥开了王耀的外衣,身下的人红着脸不再忍心看这一切。


“但是再怎样值钱的东西都不如我眼前的你宝贵。”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弯下腰亲吻已经被撩拔起了欲望的那个人。


“今晚我也不会停下来的,耀,就算你哭声出了,我也不会停下来。”


被拥抱着的人只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xXx


“哥哥!今天晚上我看起来漂亮吗?漂亮吗?”女孩欢呼着扑到她哥哥的腿上。


王耀笑了笑,伸手梳理女孩的微微泛着波浪的长发,各式各样的华丽的发饰散发着闪闪的碎光。


“梅本来就很漂亮呢。”王耀称赞道。


“以后我还会长成一个更加美丽的女人!”梅梅叫道。


“女人?”他笑起来, “梅,你还这么年轻,早得很哩!”


“怎么能这么说!”女孩猛地转过身,撅着嘴抱着双臂。 “我已经长大了,能做好多事情了!”


“是吗?但是还是得要我来照顾你们不是么?”王耀笑着把妹妹拉过来, “现在快坐好,有点重啊,别再摇摇晃晃的了,要不去坐椅子上去……我的膝盖受不住了……”


“诶!你怎么还说我是个小孩子!我能照顾好自己!我可以独立了!就算我不能照顾好自己……菊也会为我做的一切的!”


“菊?嗯,他一定烦透了吧哈哈……” 


“不!他喜欢我!他说过的!”


“勇洙也喜欢你。”


“但我喜欢菊!当我长大了,我还要和他结婚!”小女孩宣誓着然后伸出了舌头。


“你爱菊?”王耀大笑起来,“现在就讨论爱情还为时过早了啊我的小妹妹!”


“但是!” 梅哼了一声,晃着她的腿还做了个鬼脸,“我不在乎!我喜欢他!我一定要嫁给他!你不要管我!”


“我不会管你的,如果你觉得值得的话,梅,我也会为了你们付出一切,只要你们呆在我身边,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


“这就对了!当我嫁给菊,我会成为他的妻子!而且你仍然是我的哥哥!”梅快活笑着靠在哥哥的怀里。



“对……对,当然,你们三个是我的一切,所以,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吗?”王耀温柔地抱住小女孩。


“我们永远不会离开你!”


“现在,让我给你梳梳头发吧,我的小公主。”说着,古老的国家从他的精致的小宝物里抽出最璀璨的几个插进了梅的发髻里。


当他打理完毕把小镜子摆在女孩面前时,梅梅惊喜地尖叫起来。


“哇!真是太美了!我看起来太美了!”女孩惊呼。她的头发被绑成了可爱的团子,装饰着 漂亮的樱桃夹子与花扣。王耀从来都为自己这方面的手艺感到自豪,这给自己的亲人带去的一分一毫的快乐足以温暖他的心房提醒着他,自己还是幸福的。


 “謝謝你, 哥哥~ 我最喜歡你了!”梅从兄长的大腿上跳下来,匆忙地回报了一个亲吻然后急急忙忙找她的菊哥哥去了。




“所以,你们国家的女孩们节日里都会这样打扮??”亚瑟突然出现,他用粗声粗气的声音嘲弄。


王耀叹了口气,转身背对着身着海盗盛装的亚瑟整理自己的小器物。


“这是就是春节,每个家庭都团圆在一起,其乐融融,外出的游子要归巢,分离的爱人会重聚。”


“我明白了……我想看你也穿着那样的衣服。”


“什么?”王耀僵住了,这样的要求真是可笑。


“你,”海盗不知好歹地笑着说, “在今天晚上穿着美丽的衣服,做个漂亮的头发,我要看你跳舞。”


“什么......怎么......?”


“你妹妹说今晚会有一场宴会,年轻的姑娘会为她们的恋人跳舞不是吗?”


“别听她的……没有这样的传统。这些年轻人只是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来庆祝。”


“那么,你会用什么方式来为我表演呢?我想看。”


“我......我才不会打扮得像个女人!!”


“真的?”亚瑟皱起了眉头,“你是逼我亲自动手?”


“我......”他最终叹了口气,躲开了亚瑟的目光。


“那好吧,随便你。”



xXx


人们看着祈福的灯笼升上夜空,承载着数以百万计的梦想一直飞向天空的远缘。


上天会知道,上帝会听到,然后赐福于凡间。


但是什么都没有比这太平盛世更让人民感到幸福。


王耀总是记得住自己的人民们在灯笼里写过什么,那些漂浮在整个辉煌的夜空的光点就是无数个愿望,随风舞动混入星辰,以这样的方式照耀恩泽着这个古老的帝国。


当他看到他的兄弟姐妹们的灯笼飞起来时,王耀笑了,此时的天空上浮现着一道深红的光束,他迫不及待地想去问孩子们关于他们写在灯笼上的文字,可是那海盗从他身后紧紧拥抱着他的身体。


“你想要一个灯笼吗?”耀突然问道,亚瑟只是冷笑了一声。


“我可不懂你们的习俗,那用来干嘛的?”


“这些都是天灯,人们把愿望书写在纸上,然后让天灯带走,愿望便会成真。”


“你为什么不用魔杖?”亚瑟皱起了眉头,“这样会带来危险,那些落在屋顶的话可是会引发火灾。”


“这...啊,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王耀哼了一声,挣脱了亚瑟的怀抱,他的长发像精致的丝绸随着风飘动起来,长袍上绣着的是飞龙祥云的纹理,与那一起金边袖口一起闪着华丽的光芒。纤弱的躯体挤进喧闹的人群里,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架还没点亮的灯笼。王耀兴味盎然地检查着手上的玩意儿,“黑暗中总需要一线光明,用来祝福的东西是不会带来厄运.的.....”


此刻的亚瑟终于意识到他不可能解码这个古老帝国的想法,耀从来没有看起来如此精力充沛过,尽管,他拥有永恒的生命与渊博的智慧。然而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纯真,亚瑟无法想象这样的人竟然是个千岁的妖精。虽然他柔弱,但是还是不可能被战胜,他会轻易受到伤害,但是却一直顽强地活着。种种的一切都让英国人嫉妒。


他沉迷于折磨他人,用暴力还有其他的手段叫他们屈服,然后享受来自弱者的朝拜,唯独王耀没有被拿下,不管是珍宝的引诱还是还是暴力的压制,他还是如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自己的梦想,以为自己能永远不被乱世侵扰。


这是亚瑟的屈辱。他无时无刻不感到愤怒在他的身上沸腾但他却没有理由爆发。他愤怒是因为无论自己做什么中国还是拒绝对自己说出:“我爱你”,那个人太过自负,无论自己多少次的蹂躏,求饶和求爱的话都没有被吐露半句。


亚瑟嫉妒,并且无奈,他对王耀没辙。


“嗯?真的不想要一个?”耀问道,他的嘴唇带着一抹微笑。


即使只是一个假装,即使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这是假装,为什么,他都不愿意对自己说一次爱呢?


王耀的冷酷还在于,他也从来没有直白地宣称他对英国的恨。


王耀永远不会在他面前表露真情,所以他也不会明明白白地表达这份恨意,哪怕恨到希望他立马消失。


所以更加不可能告诉亚瑟,他是否爱过他了。


玩弄玄虚、苦乐参半会让人上瘾。


他听说人类总是充满了矛盾,但他不是人,他是一个国家,国家就应该应该承受这样的困境与繁杂的情绪吗?


王耀是如何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活了那么久远的岁月的?他怎么还能保持那种天真的笑、涂写那些可笑的愿望和天灯?


“怎么了阿鲁?”耀颤抖的声音亚瑟的思绪,他看起来心神不宁。


中国人有些迷惑,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激怒这个海盗了,难道是因为他写了灯笼?但亚瑟看不懂中文。


王耀方才确实写下了一个愿望:希望国家能快快恢复和平。


“亚瑟?”他紧张地凑过去结结巴巴地试探。


音乐响起来,街上庆祝的人群也热闹起来。鼓瑟相映,号角齐鸣,人们翩翩起舞,用纯粹简单的方式展示着他们的喜悦。


王耀无奈地牵起亚瑟的手领他离开了喧嚣的人群。他们来到了河边的一座凉亭里,从这个角度,他们可以看到对岸盛开的梅花,花瓣飘飞,香味清远,这个夜晚是那么醉人。


“亚瑟!”东方人的声音有些严厉,英国人抬起头望着偏着头有些愠怒的王耀。


只见他扑哧一声笑出来,然后离开了座位来到亭子中心。


甜美的旋律从远方传来,王耀舒展开四肢开始优雅地舞动起来。随着每一次的转身黑发扫过空气都带起来小小的轻风,长长的裙裾扑在地面好似怒放的鲜花。亚瑟斟上一杯石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的爱人的舞蹈,那是天使那是精灵。


风中的花瓣落在王耀柔顺乌黑的头发上,亚只是看着他。


亚瑟想这大概就天堂吧,他愿意把余生都用来欣赏那个小小的身躯带来的如同灵动的雀鸟一般的舞蹈。


那么完美的景色,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也许他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爱着我吧,海盗自我安慰。


音乐不觉已经停止,但王耀没有停下来。


但是他突然看到了他的眼泪,海盗的眼泪。

 

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孤独。他的确征服过那么多的国家和人类,但是总有缺憾是没有办法被填补的,这与力量无关。第一次遇见美国时,他第一次希望那个孩子永远牵着自己的手陪伴在自己左右,但是他错了……不属于他的东西终究一定会离开的。


当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


在这个黑暗且没有边际的时空里,从来都是孑然一身。


如果能早一点遇到王耀就好了,他们会在漫长的日子里相敬相亲,根本不用去体会那些痛苦和孤寂——而不是以今天这种贪婪的侵略者的身份相守,现在的他依旧渴望着爱情与忠诚,但是灵魂深处的海盗掠夺的本性却让他再也无法拥有真爱。


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爱上这个人?为什么这种情感超越了国家概念被深深地吸引住了、迷恋上了、我欣喜若狂同时也怅然若失……


王耀身上的什么是自己永远都无法拥有的?为什么他柔弱的同时也如此强大?


“离别真是一种甜蜜的忧伤。”海盗喃喃自语,眼泪刺痛了双眼,他躲闪着对方的目光。


“没有尝过苦痛,怎么知道甜蜜?”耀慢吞吞的说,他来到亚瑟跟前抬起他的下巴用手指拭去了他的眼泪。


“真好笑?”东方人笑了,“是谁声称自己是最强大的?流眼泪的话就像打了败仗一样。”


“留在我身边,耀!”亚瑟咆哮着,一把拉过王耀,“留在我身边……”


“你知道吗,我上一次为谁跳舞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他的反应就像你一样……突然就动情地抱着我,说他不想离开,但他又不得不去面对,你知道吗?”


亚瑟摇了摇头,把脸埋进王耀的礼服。。


“他再也没有回来。”王耀笑了,眼泪从琥珀色的眼睛里滚落。


“国家之间不存在信任和承诺,或许对于人类那意义非凡,但是对于我们,那就是笑话,朝生暮死。


亚瑟,一个国家可以怀有梦想,即使心愿永远不会成真……我会继续等下去,就算我等的人永远不会再出现。”


“我会回来的,我保证!”亚瑟用力拥抱住爱人,“只要所有的事情都被摆平,我立即回来找你,我要来彻底俘获你……别想逃,你永远无法摆脱掉我!我会回来的,大英帝国永远不会放弃!”


“我......”王耀顿了顿,然后颓然倒在亚瑟的大腿上,他伸手抚摸着他湿透的脸颊,面带微笑,轻轻地送上了一吻,“我拭目以待。”


“我爱你。”


“我知道。”他轻轻回答,“我一直都知道。”



tbc

评论(7)
热度(116)

© 夏小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