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羊毛大雪01#

☉非国设
☉关于坑蒙拐骗、愿者上钩、制度漏洞、并不是乡村爱情
☉不要在意细节~不清楚有多长,但已经构思完整了。

————————————————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小镇。

明明时至正午天空却昏暗阴沉,杂乱的电线光缆穿梭在街道两旁,高低错落的建筑,隔几十米的距离便是一根用来支撑这些胶皮金属的水泥柱,电线杆的下端一般都会被大小广告纸和路过幼童留下的粉笔印记占据。阿尔弗雷德嚼着口香糖百无聊赖地念着那些花花绿绿贴纸上的汉字,在等人的时候也不忘多加练习与积累,这也是他的中文水平不错的原因。不过当他理解了那些夸张的艺术字所要推销的是什么样的产品,针对什么样的人群,这个美国人竟然感到有些害臊,周边已经有人看他这样认真地阅读这种“广告招牌”而在窃窃发笑了,他悄悄挪动着碎步,与那种陌生人拉开距离,又把目光投向这条街道的尽头但同时略显傲慢似的扬起高高的鼻子。

等的人怎么还不来?约好了十二点整碰面,那人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

身边匆匆走过的人群吵吵嚷嚷着奇怪的方言,很少有人手里是空着的,尽管天气十分寒冷,但是街上的气氛也是好不热闹,街边的店铺都争相把红色装点进店面,新年就快要来临了。在这个没有圣诞节的国家,离开了公司的阿尔总能体会到孤独的滋味——他任职于设立在华东沿海城市的一家徳国企业,这家企业业绩与口碑在业界极其不错,主要对华经营电子器械,并且还有着每年为中国社会提供公益资金的传统。阿尔弗雷德所属的工作部门算是个公司里比较具有人情味的,他是个检察官,专门全中国跑来跑去验收公司公益资金的支出与回报的状况,这种需要深入群众的任务本来还有好几个中国人和他共事,但是每逢临近这个国家的新春佳节,一些部门的运作就变得不太顺利,陆陆续续职员们会提交各种各样的请假申请,从高层到基层员工,回家算一件大事,假期翻倍的加班工资或许会留住一部分。但是好巧不巧,这次中国的农历年终真的只剩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可供差遣。

而且他被安排去往的地方还是一个角落里的小山村。对比起来,阿尔现在身处的小镇已经十分现代化了。

“Excuse me,Are you Mr Jones?”一个声音在那样的环境里显得十分意外,阿尔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羽绒服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中国人,戴着灰色的毛帽和手套,露出来的脸部的肌肤泛着微红,TA呼吸粗重急促,喷出一团团的白雾。

“你好……我是Hxxl 公司的检察官Alfred·Jones,我听得懂中文。”阿尔习惯性地说出自己的开场白。

“你好,Jones先生,我们的小车半路出了点问题,我想办法转了几趟车才赶到这里,实在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是代表xx村来接应您的。”

“你就是那家农户主XieShanli本人吗?”阿尔打开手机核对一些资料,不时偷偷打量眼前的年轻人。

“不是,我只是特意来帮谢大爷,但是对村子很熟悉,听说这次来检查的是个外国人,人家就托我帮个忙,这是一些证明。”那个人从肩上挎着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只信封,但是并没有急着给阿尔看。

“您……真的是Jones先生吗?”

对了,大概是眼前的人与自己对角落中国的认知格格不入,阿尔忘了亮出自己的证件。

“嗯……看来是这样的”中国人松了一口气,把信封小心翼翼地收进包包里,然后看了看表,“距离下一趟进村的大巴车还有半个多小时,Jones先生饿了吗?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大巴车?”阿尔不禁诧异万分,老实说对比以前的视察经历,今天的待遇实在让阿尔一肚子火,糟糕的空气、迟到的接应、寒冷的温度、孤身一人的加班……而且连接送的专车都没有吗?公司的车也真是麻烦,中途打报告说接下来的路况不适合驾驶,硬把自己扔在了这个破车站,要不然也不用等人。

不,如果自己的工作有关公益阿尔明白不该思想如此势利,但是这也关乎效率问题啊!

那个年轻人见对方迟迟不回答,以为阿尔没听明白或者不好意思,于是不由分说把他拉进了街边的一家面馆。

“老板娘,两碗猪脚粉!”他大声向正在忙的店主打招呼,午饭时间客流正旺,但是好像与此人关系十分熟络的女主人却回应十分热切。“王老师来了!这次出来又有什么事啊?还不回家过年?”一听到这话,店里本来埋头吃饭的不少乡亲都抬起头来问好。

“王老师好啊!”

“王老师!”

招呼声一阵一阵,好像弥漫着油烟味道的昏暗面馆里的每一个人都认识这位“王老师”,在这淳朴的热情包围中的阿尔居然有些发懵。自己的长相和身板经常会在中国的一些地方显得特殊而被人围观,但这次,反而是身板那个比自己矮小的中国人更“出风头”。

“哟,还带着个洋人!”

“也是来学校上课的外教吗?”

“看起来……好高啊!”

一些更小的议论声传进了阿尔的耳朵里,不过意思是他连蒙带猜的,毕竟乡音太重。

“你好、你好!唉,不用让座,慢慢吃,我们到里面去坐……怪冷的天。”王老师紧紧牵着局促的阿尔弗雷德走到里边的一个桌旁落座,他刚才说的也是方言,阿尔还是需要猜测话语中的意思。

“这位啊?哦,他不是老师,来乡里办点事,嘿嘿。”

回了那群人的话,年轻人才坐下,解开了厚厚的外套并且脱下帽子,阿尔这才看清他的脸——拥有着与饭店里别的人完全不一样的气质,不管是白皙的皮肤,还是明明被藏起来但是亮丽的黑色长发,特别是那双灵动的眼睛——几十分钟前,阿尔弗雷德以为在这种城乡结合部不可能遇到这种人,但或许他早就发现了端倪,因为这个男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的声音其实非常舒服动听。

“你是……个老师?”阿尔试探地问,其实从人们的反应中他也知道答案,可是现在眼前的人突然变得有趣神秘起来,就算是萍水相逢、一面之交,阿尔也想多了解他一点。

“嗯,算是吧,其实只是来支教的临时教师……”男人微笑了一下,“我叫王耀,所以大家都爱叫王老师,哎呀还真受不起啊!”

这时,两碗热气腾腾分量十足的汤粉被端了上来,“王老师平时教书辛苦了,这两碗我请了!”胖胖的店主笑眯眯地留了一句。

“这怎么行!?”王耀还想说什么,但是那女人头也不回地打理别的点餐去了。

“诶,这个镇子里的好多出来做事的人的小孩亲戚被我教过……所以才认识。”

“你不是本地人?”阿尔从桌边的筷子筒里抽出一双,又扯了几张纸用劲擦了擦。他早就熟练了使用这种餐具,中餐馆他尝试过不少,但是客人如此混杂窄小的店很少来,桌椅墙壁的油腻让阿尔有些不自在。

“放心,这家店很干净的,老板老板娘做事实在……要不用一次性的?”叫王耀的人从别的桌上拿来了一双一次性竹筷。

美国人察觉到了刚才的举动引发的微妙尴尬,还是表示不用了。

但王耀又拍了下头小心地问:“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说……你要是不吃这猪肉也可以换一碗……刚才忘了问你,我就点了这店里最好吃的……”

“啊,真不用!没事的!”阿尔连忙向嘴里送了两口汤来化解这份尴尬。

对面的人也笑了起来,然后两人便抓紧时间吃了起来,其实他们和店里其他新到的客人一样,早就饿了。

 

午饭后,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口等王耀,他在和店主人纠结给钱的事。路人依旧会向显眼的洋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一两秒后又匆匆赶路,但阿尔现在已经不那么心怀烦躁和郁闷,这个小镇、这里的寒冷、这些暗中聚焦来的目光,仿佛都因为身边有了另一个人的陪伴而变得不那么生分。

天空飘起了细碎的雪,但是头顶的的灯箱投下的金黄色的光让人从外能看到这一家面馆的温暖。

王耀从店里走出来,穿戴得整整齐齐,清瘦的身体在衣服的包裹下略显臃肿。

“我们得快一点了,就要开车了……走吧!”

阿尔内心一紧,他不想在遇到什么状况,连忙想奔跑起来。

“不过,司机师傅知道我今天要坐车,他可能会等我们一两分钟。不用急,刚吃了饭就跑对身体不好。”中国人又拉住了他。“怎么样?好吃吗?”

但是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客套的问题,“你不是本地人?”他重复了饭前的疑惑。

“是啊,我只是来这里支教。”

“那……为什么……?”突然有许许多多无关于自己工作的问题涌上心头,阿尔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他的本分就是要保证公平公正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保证公司的利益。来接应检查官的人多半是能说会道很会伺候讨好人的货色,他不该被这种人控制蛊惑,不该产生别的情绪,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有些不一样,他身处的环境和过往某些经历造就了这份特殊。

阿尔有些好奇,又有些畏惧,他莫名开始担心没办法完成自己的任务。冷漠并且冷静,明明之前是那么熟练。

“走吧,不能让师傅等我们太久啊。”王耀提醒道。

于是他们暂时放下芥蒂,向站台走去。

午后的天色依旧没有放晴,气温还在走低,正如小镇和下游乡村的居民们收听过的天气预报曾提醒过的,这个新年可能会下大雪。

Tbc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我不喜欢在开头标注两人的职业身份,像检察官米x支教老师耀这样,职业不是最重要的,身份只是让他们相遇,职业使他们必须要遵守一些规则担负一些责任,但是他们的感情的进展并不是因为职业。不过要做个总结的话,确实是作为检查官的阿尔偶然去中国的一个乡村来了解一些资金的情况与真相并且遇到了在当地支教的王耀,他们之间必然会起利益冲突,也必然会有感情纠葛。
希望能写出正经的故事来。

评论(6)
热度(40)

© 夏小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