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学政经马克思那一套的时候就觉得和耀对立的西方阵营里的经济学家都是天才。

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马哲政经的课安排在最后

以前西经的老师预言说你们学了这些再学政经会遇到很多困惑,说得跟对,不只是困惑吧,完全不能接受世界观被颠覆了的(yanqi)感觉。

对阿尔弗雷印象越来越好并不是对美国真那么崇敬,他逐渐变成了一个代表,关于商业自由、严格监管、灵活的策略与工具、知识经济……当然知道人家不是十全十美,甚至漏洞百出,但是值得耀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但是耀又不可能把人家完全当一个老师来对待。


我觉得我已经被腐朽的资本主义荼毒了

orz

当然,还是鄙视白左,这点倒是根正苗红

评论(6)
热度(19)

© 夏小正 | Powered by LOFTER